Leokie

keep calm and drarry on

啊啊啊k莫继续搞事情不要停啊!!这一大早的!!

最近每天都给彬彬撩的走不动道 你也是我的天使啊~~

【授翻】【德哈】Narcotic by xErised 已完结 HE

警告:哈利婚内出轨

          有肉

          ooc

全文翻译已完结 贴吧链接请戳这里啦 

谢谢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们 抱歉拖了很久才完结

鞠躬~


我萌的k莫和德哈怎么这么棒啊 每个月都能在榜单上看到 有这么多同好的感觉真是太好了

四人开会 本来ko在肖奈跟阿爽说话的时候头是低着的 听到美人喝水喷出来就立刻抬头 嘴角还有隐隐笑意 图放大就能看到 啊~感觉快把剧都扒烂了

求一篇郝眉是吸血鬼的k莫文

郝眉是一只吃素的吸血鬼 然而ko血太好闻他忍不住 有一次他睡着了亲ko脖子 亲着亲着ko就流了一脖子血 后来ko也变成吸血鬼啦 还记得他们是通过那什么让ko转化的。。。求看过的好心人给个文名 或者作者id 谢谢小天使们

求文 替身梗

求一篇替身梗的文 郝眉与ko分手后独自去美国旅游 剪短了头发变回原来的样子 在拉斯维加斯买了戒指结了婚 结婚对象是可以一心一意对他好的爱人 他朋友圈还屏蔽了ko 只记得这么多了 求哪位好心人告知文名或者作者id 占tag抱歉

【翻译-DH】On the Couch by Frayach 02

01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我用毫不关心的语气问道,那双眼睛看我的每一眼都让我越来越不舒服。
“你拿了奖学金才上的霍格沃茨,”他说,“你是麻瓜出身,家里没有钱也没有祖产。”
我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。
“确实是的。我能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吗?”
这次我看到了一个微笑,他的牙齿非常白,虎牙也很尖,有一秒钟我甚至在想他是不是有吸血鬼血统。我知道他没有,但他身上有些东西会让我联想到亡灵。
“当然。我让我的私人秘书尽可能多的去了解你。我也知道你的母亲死于战争,所以我想这会影响你面对前食死徒病人的能力,如果你有这种病人的话。”
他解开袖口,缓缓把左边衣袖卷起,我发现自己屏住了呼吸。
“嗒——哒!”他像魔术师一样展开了手。
他的手臂没有标记,我呼出一口气。
“我是对的,”他说,“你不能客观地治疗前食死徒,你还在缅怀母亲。”
他认为他很了解我,他是对的,可是我不会让他满意地得知这一点。
“你不出所料地被分到拉文克劳,你做的很好也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,不打魁地奇也不参加决斗俱乐部。你的学校档案里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,事实上,你似乎很无趣。”
我大笑起来因为这是真的,我以前真的很无趣。
“你在德国留过学,也在美国的医院里当过学徒。我可以问你为什么这十年都不在自己的国家住吗?”
“我在逃避战争,我不得不在战争里奋斗,我知道这会给我留下很深的伤疤从而让我能够成为一名心理医生。”
“是啊,是啊。可你也在逃避爱情,一个老女人,还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。”
“你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为了讨论你,而不是我。”
“这让你不舒服了吗?”他故作惊讶地问,“因为我可能比你的妻子更了解你吗?”
“不,”我撒谎,“我只是觉得这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。”
“难道不应该由我来决定这是不是浪费时间吗?鉴于我慷慨地付了钱。”
“我相信是这样,”我小心翼翼地说,“你做的这些是为了让我感到不舒服,让我来问问你,马尔福先生,为什么你想要人们在你面前不舒服?”
这不仅仅是个重要的问题,我还很好奇它的答案。
他想了一会,清楚地衡量了诚实回答的利弊。
“我不怎么喜欢人,”他用平稳的声音说,“而且我也不相信他们,让他们知道我手上有他们的丑闻是我让他们保持警惕的方式之一。没有人是特殊的,我有每一个女巫和巫师的丑闻,然而他们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点燃了一支烟,“……对我一无所知。”
“你听起来很肯定。”
“因为我确实是的。”
他呼出一口烟,“我确实相信,弗洛伊德医生,我们的时间会增加。”
“我的名字是尼克尔斯。”我说。
他带着一种看起来像是喜欢刺激的表情转了转眼珠,“我知道”他说。他优雅地站着,穿上外套,快出门的时候却突然停下脚步。
“我很抱歉,”他说道,然后抽出魔杖,“你也许想要回你的泥菩萨。”他对着烟灰缸挥动魔杖。“晚安,医生。”
他是我那天最后的病人,我松开领带,解开衣领。窗外,人们都下了班,街上都是喇叭声和喊叫声,我施了闭耳塞听咒,在桌边坐下。我总是先写好病人报告再回家。拥有四个孩子对于这种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工作一点帮助都没有。
我咬了一会羽毛笔,然后开始写。


2010年9月24日
德拉科·马尔福——30岁,白种人——可能有北欧血统,男,已婚,父亲过世,母亲健在,没有孩子,富有,纯血统。
一个年轻男人,行为和表现远超出他的年龄(他在防卫什么?)。他傲慢冷漠的外表下是什么?还不清楚有没有外表下的东西——至少他会让我慢慢了解。没有明显心理或生理疾病,除了吸烟和一开始的踱步,没有兴奋的迹象。他表现出了疲乏,厌倦,蔑视。说明了他是因为妻子才来,某些关于“亲密的婚姻”的事情。(性?沟通?两者都有?)注:他喜欢飞行但是不再飞了(为什么?);暗示了比起自愿,更多的是被逼着与人打交道;很享受让别人不舒服(为什么?);暗示自己身上有“丑闻”,但是很确定没有人能发现,(那是什么?为什么确定别人不会发现?)
离更多的了解还有很远。

Tbc


【翻译-DH】On the Couch by Frayach

文案:心理治疗梗 心理治疗师的新病人德拉科·马尔福被妻子要求来做咨询,治疗师逐渐发现他其实爱着哈利·波特。他担心马尔福有伤害自己或者伤害他人的倾向,而他的担心似乎也成为了事实……
字数:26035 (已完结)HE

原文: 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2087592

已向原作者申请授权,但是还没收到回复

感谢 @不见温言 的推荐 

“你的沙发闻起来像是牛皮做的。”
我的新病人现在我办公室中央,用轻蔑的表情环顾四周,我不得不压下怒火,我知道这很傻,但是我的致命伤就是对我办公室的批判。因为这是一个完全属于我的地方。
“我喜欢那幅画,是原创的么?”
“是的,”我简洁地答道。同时在笔记本上记录下:显然很享受巧妙地侮辱他人。一幅原创的画?不仅如此,它是一个艺术家送我的礼物,他成为我的病人好几年了,我看着他经历了三场婚姻,出轨了至少十二次。
他走向一扇窗户,并抽出了魔杖,这样他就可以念着咒语让红木百叶窗起起落落,这样做了好几次。
“哼,”他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然后漫步到书架边。他拿起我作为书挡用的大理石雕刻,审视着它们。
“我家里也有这个雕刻家的作品,除了Rosa Aurora大理石。这是什么?我不相信我以前见过它。”
我清清喉咙,“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
德拉科·马尔福转过头抬起眉毛看了看我,这是他进门以来第一次看我。
就像别人跟我说过的,他很帅,但是我却没有预料到他的眼睛。请原谅我的陈词滥调,但是他的眼睛真的就像冰一样冷。我突然想到,他的眼睛就像是反社会的人才有的。
“我不会坐在那张沙发上的,”他说,“闻起来像屠宰场。”
我用温和的表情和手势示意他坐到带软垫的椅子上。就像办公室里所有家具一样,它是纯白的,还带两个枕头:一个是焦橘色,另一个是巧克力棕色。当我们还是学徒时,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避免霍格沃茨的颜色,它们经常引发焦虑。
他似乎不情愿地坐到了椅子上,夸张地调整了枕头,最终带着不安的表情坐好。
“我以为你想让病人舒服。这张椅子很明显不是让人坐的。”
“你可以把枕头移走。”我告诉他。
他明显地忽略了我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。他用手掌轻拍了一下然后悠闲地抽出一根烟,接着把香烟放在下唇,打了个响指点燃了它。他向后靠在椅背上,翘起二郎腿,昂贵的皮鞋在黄昏里闪闪发光,他吐出烟雾,同时把我的一个泥菩萨变成了烟灰缸。
“哦,我很抱歉,”他故作懊恼地说,“我没有问你是不是介意我抽烟。”
可是他并不真的期待一个真实的回答。
他抽烟的时候我们静静地坐了一两分钟,他的身体看上去很放松,可是眼睛仍然打量着周围。
“风景很好,”他说。
风景当然很好,窗外就是大本钟和国会大厦。
我再次清清喉咙。“所以,马尔福先生,愿意说说今天为什么会来吗?”
他直视着我的眼睛回应我的凝视直到明显觉得不舒服,我没有移开视线,因为这样会失去他的尊重以及可能会有的任何有意义的关系,在治疗早期很容易把事情搞砸。
他一本正经地笑了笑然后掐灭香烟。我通过了他的第一个考试——准确地说是第二个,第一个是对我办公室轻蔑的打量。
“我在这是因为我的妻子认为有。。。现在让我来看看我是否能得到。。。啊是的,我妻子认为我潜意识里有什么东西阻碍了我们‘亲密的婚姻’。”
“所以你在这里是因为你妻子的请求。”
他嘲弄地哼了一声,“你认为我会主动做这个吗?”
“嗯,我不知道,我还没有了解你到知道你会不会主动做什么的程度。”
他又半嘲讽地微笑了一下。
“我很少真正地自愿去做任何事,”他说,“我的生活不允许。”

“你是说你经常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吗?”
他又点燃一支烟然后把第一个烟灰缸里的灰变没了。
“不。”他说,“我从不做违背意愿的事——包括来这。我的意思是我很少做我真正喜欢做的事。”
我的羽毛笔开始记录。
“比如说。。。?”
他露出另一个不愉快的小微笑。
“比如说,飞一下午。”
“你喜欢飞。”
他抽了一口烟转而凝视窗外,这样我就可以看清他的脸部轮廓。从这个角度看,他不仅看起来很帅,而且残忍。他的嘴是唯一看上去能用“脆弱”来形容的部位。
“显然,”他的声音略带嘲笑。“你会怎么解释我怀念飞行这件事呢?不要重复我刚刚的回答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哎呀,好吧。那就无认知的行为疗法。
“如果我什么都不说你会觉得更好吗?”
他想了一会,还是没有看向我,我觉得他是在决定要不要把这当回事。。把我们当回事。
“不,”他终于说道,“我不是付钱来让你听我胡言乱语的。”
我点点头,“好吧”,因为“胡言乱语”这个词而笑了出来。
他看起来就像一个从来没有胡言乱语过的年轻人。
“谁还是你的病人?”
另一个测试,很大的一个,尽管这个问题很正常。几乎所有的病人都问过我类似的问题,尽管大多数都不会这么直接也不会这么快。
“我不会透露其他患者的身份,你可以放心,你的身份跟他们一样安全。”
他看起来很失望。
“该死的。”他说,“我还想听听一些丑闻,你收费这么高,我无法想象其他病人不是百万富翁,所以应该是我的同行,因此,他们应该都是理想的八卦对象。”
“我也接公益案件。”我说。
“你是指慈善事业。”
“如果你喜欢这样说。”
“好吧,我显然不是一个慈善机构,而且,”他停顿了一下以做出戏剧性的效果,“我也没看到哪个病人在我之前来。”
我皱眉。“我自己安排会面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撞上。”我说,“每次会面中间都间隔了45分钟。”
这次他真的笑了,只不过是嘲笑,他指指沙发。
“有人留下了他的爱马仕领带。”
我感到一阵短暂的恐慌。我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?我站起身去取回领带把它挂在衣架上,这样看上去就像是我自己的领带。
“你是对的。”我小心地说,“我有一些非常富有的客户,但英国有很多有钱的巫师和女巫。”
“你没必要跟我说这个,”他说到,同时掐灭香烟,“我每个季度都要请他们来参加晚宴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周五周六晚上会有派对,每个星期天都会有早午餐。这非常累。”
“我可以想象。”
“事实上,你不能。你也许有很有钱的病人,可是你自己并不富有。”
我皱起眉头,努力表现出质疑而不是惊慌。 

tbc

【授翻】【德哈】Narcotic by xErised 已完结 HE

第一章04

由于一直被屏蔽所以还是只能放贴吧链接 戳这里啦~ 

真的很抱歉 但是因为这篇文比较火热 所以以后大概都只能在贴吧更了 还是以上的链接。

以后会在贴吧日更 ,最近会加快进度因为还想在开学前翻译完另一篇文。

如果大家不想每天戳贴吧也没有关系,等完结了会再来告诉大家。

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们,我会继续努力翻译争取早日完结。

鞠躬~~